校友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校友小说网 > 浪迹异星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青镇养马场

第三百七十四章 青镇养马场

青镇在安川西北九十里,虽然青镇只是安定县下的一个镇,但是青镇这里有一个雪山河流形成的湖泊,这里不仅风景优美而且十分适合养马,方圆几十里水草肥沃,所以朝廷很早在青镇旁设立了一个青镇养马场,此时李凌在那两自动请缨的向导带领下带着三百多骑出现在青镇外围,李凌把自己几乎所有家当都装备了这两百余骑,有弓有甲有马镫,李凌还配了小圆盾,基本看上去就是游戏中标准的重甲蒙古弓骑兵的模样,唯一差的就是马匹,除了张豹等人有原有的战马之外,大多都是普通马而且稂莠不齐,就是李凌也是骑的这匹灰白大马之前也是普通马,主要李凌喜欢这颜色自己暗中试着内气滋养,这匹马才有了三分神骏的味道,所以这次李凌对于这青镇养马场上千匹马势在必得!

青镇养马场堡垒中有两百定州精骑,为首两人是一对父子吴德吴兴,父子二人弓马精熟很善养马驻守青镇养马场,别看只是一个养马场,这可是给朝廷的供应军马的,现在妥妥的一个肥缺,随便私下卖两匹好马就是一笔油水,这吴德吴兴因此在这青镇小地方日子可过的滋润得很。只是现在漠北人马打来了,吴德父子这些天心中就十分焦躁,一直纠结要不要带着马匹投奔谁,而这时外面又忽然瘟疫盛行,吴德父子虽然不会治瘟疫,但是处事狠辣,一律不准外来的流民进入青镇地界,所以这小小的青镇暂时免于瘟疫的侵袭,不过也因鞭打驱赶流民让流民们心生记恨,所以昨日那两人给李凌提供消息也有报复被吴德父子鞭打之仇的意思。此时就有人来报道:“将军,安川方向来了三百余骑,看旗号是那玉门村叛军!”吴兴一听就跳出来道:“一群村夫反贼,我们不去找他们麻烦,他们居然还打上我们的主意,区区三百叛军,父亲,让孩儿带百骑出战,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吴德虽然也瞧不起李凌的叛军,但是他还是稳重些道:“兴儿且慢,那叛军中的张豹我见过也是一个人才莫要轻敌,我们先出去看看再说。”妙书斋妙书斋

不一会后吴德父子就在高处远远看见李凌一行人马到了五里外,吴兴道:“父亲,这方圆十余里就他们三百骑也敢来我们青镇,看他们一身精甲却大部分骑的驮马,而且行速慢,根本不是真正的骑兵,如果让他们靠近马场下马步战可还麻烦,孩儿请出战迎击!”吴德父子负责养马场自然对马匹很有研究,他们一眼就看穿了李凌的这队人的马是普通马和驮马,但他们猜错了一点,行速慢是李凌有意如此的,李凌是想让将士们先熟悉马镫的感觉,还有就是要节省马力,毕竟李凌也知道这些普通马带着一个身穿盔甲的士兵根本奔袭不了多远,所以李凌当然要调整马的体力,骑兵骑兵就是要有马骑才叫骑兵,不然一下跑到青镇马全瘫倒在地,那么自己的这些骑兵不都又变成了步兵?吴德就道:“也好,点齐人马出寨,我替你压阵,我们就在外面击溃他,免得这些贼子带进来瘟疫!”这吴德此时还心想着防瘟疫着实是一个爱马的人才!

不一会儿青镇养马场就冲出两百精骑,这吴德父子很是有钱,对这两百精骑装备也花了不少本钱,不仅人人精甲还给马都披了甲,可以说这两百精骑就是标准的重骑兵,就装备而比之京都禁军都不差,两百精骑齐出轰隆隆声犹如千骑的威势,顿时青镇的百姓听了动静不由的在镇口远远的观瞧,是不是又来了很多流民?吴德父子又要去驱赶了?不少青镇百姓如此想的,随后他们就看见三里外三百多骑打着旗号靠近青镇,众人随即知道这不是朝廷的人马是叛军,这是叛军要来打青镇了,不过他们并不担心,他们心中同样瞧不起叛军,这青镇养马场吴德父子武艺和那两百精骑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那可是定州精骑,那是这群刚丢锄头的农民抢匹马就能打败的,而且对方就三百人,青镇这边除了吴德父子的两百精骑还有一百多衙兵,就看那训练有素的衙兵已经配合吴德父子守住了镇口,以前吴德父子不知打跑了几波更多人的马匪,所以青镇百姓心中现在三百对三百妥妥的稳赢。

瞧了青镇养马场的吴德父子带兵冲出,李凌也看到刚才两个带路的向导有些惊慌,李凌知道他们以前肯定在对方吃了亏,李凌就主动道:“呵呵他们主动出来了,兄弟你们就现在这里压阵,我带人去会会这吴德。”那两向导和一群新加入的众人见李凌如此说心中顿时一松,他们留在后面如果打败了也能跑,两向导虽然想说自己一起去,但是看着那两百气势汹汹的精骑到嘴边的话还是压了回去,毕竟作为定州人大多善骑,他一行跟来李凌这一队人马虽然士气高涨但是骑术真的一般,打起来那是凶多吉少,但是他们心中还是希望李凌能打赢,毕竟听说李凌武功高强,这一两百人的战斗个人武功确实往往能扭转局面。

吴德父子带着两百精骑出来见到对方三百骑兵居然留下一百不动,只有前两百继续前进,现在两百骑对两百骑吴德一方更是信心大增,青镇的百姓见了都纷纷嘲笑那后面一百骑不敢上前了,双方人马相距离三百步的时候都默契的停了下来,吴德父子随即看到玉字旗下一身明光铠的李凌,随后蛮羽彪形大汉一看就是威猛的人,而一身戎装的定安也吸引了他们的目光,而自己认识的张豹却排在第四,吴德父子不由得心中起疑,李凌从定安那里已经知道这就是吴德父子,李凌当即独自拍马上前两步喊道:“前面可是青镇养马场的吴德将军?”吴德见对方发问心想先了解清楚也好就道:“本将正是吴德,你又是何人?”李凌就道:“我就是玉门村村长李凌,今朝廷昏庸无道致使天下民怨四起,如今天下大乱,我起义兵守护一方百姓安宁,吴将军何不弃暗投明加入我们玉门人民军?”吴德父子听了看原来这就是那说的叛军头子李凌,虽然穿的鲜亮但是看相貌很是一般看来不过如此,哈哈大笑道:“你一个小小村长为了个女人造反也好意思说守护一方?还有你这两百刚放下锄头的村夫还好意思称为什么玉门人民军?”一旁看戏的青镇百姓也跟着笑了起来,吴德这想法本没错,只把蛮羽等将士都气的怒火直升,玉门人民军在西康和安川现在可都是响当当的存在,而这吴德的鄙视顿时激怒了他们。李凌却没有生气道:“听闻令郎吴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在定州都是有名的好儿郎!”吴德听李凌居然夸奖自己的儿子不明所以,但他还是有几分得意,但随即李凌话锋一转道:“听说吴兴当初对大夏九公主夏雪蓉十分仰慕,并说会愿意为了九公主而死!”李凌这话一出吴德父子不知道如何回答,这话似乎没有问题,而定安却是眉头一皱,因为她只给李凌说那吴兴之前只是仰慕她,而这后面的自然李凌顺口编造的,众人看热闹的都笑笑,这吴兴追求九公主也并没有什么错。然而李凌随即大骂道:“但是九公主被逼下嫁那个真武门假蒙面刀客,你为什么不去相救?妄称定州好儿郎!”吴德父子听了顿时被骂的憋屈!李凌接着又道:“或许你会说老皇帝年老昏花,但是现在真武门已经造反足足两月,九公主生死不知,你却还蹲家里不去讨伐真武门,你算什么狗屁好儿郎?与我为了妻子敢杀官造反相比,你还算个男人吗?就是养条狗也比你好!”李凌的斗嘴水平一顿臭骂顿时骂得吴兴无以对,周围看热闹的都心道这似乎有些道理纷纷议论笑了,这顿骂只把吴兴骂的憋屈死了。李凌这时就道:“吴兴,现在我给你指条明路,加入我们玉门村,我保证以后为你去讨伐真武门救出九公主,说不定你还能和九公主终成眷属!怎么样?”定安听了忍不住身躯一抖,难道李凌以后想把自己

m..送给吴兴?他从来不在乎我?妙书斋

这时吴德就为吴兴答道:“大丈夫岂怕无妻?我还是劝你现在下马受降归顺朝廷,我还可帮你请奏朝廷饶你一命,不然明年的今年就是你的忌日!”吴德见斗嘴完全不是对手不如直接动手一决胜负,吴德对于自己的骑兵还是很有信心,就算李凌你武功了得,但是骑兵可以骑射也能把你活活耗死。李凌听了却是一笑道:“看来你们是不愿意投降了,那么就开战吧!”李凌就喊道:“预备!瞄准!”然后李凌转头对定安低声道:“给我射死那吴兴!”定安心中又是一震,随即定安还是抬起了弓瞄准,吴德父子一瞧却是一松,这三百步就叫瞄准?你这真是把骑兵当步弓手用啊?吴德正要大喊冲锋就见李凌就喝道:“放!”顿时一波箭雨飞了过去,吴德看了大笑这么远就放箭,他随即喊道:“兄弟们冲,让他,呃……!”随即他发现那箭雨居然没有半途落下,而是朝自己直飞而来他脑袋一愣然后就发现自己胸口中箭一疼,这么远自己的铁甲居然挡不住对方的箭?这当然李凌的专门照顾,李凌射完看向定安射的吴兴,吴兴被定安一箭射中面额而死,李凌心道看来自己的箭术天赋实在一般,因为射箭不仅要弓好眼神好还有风速和距离的调整把控,距离一远李凌也只能算不脱靶,一波箭雨就把吴德父子双双射死,前面一排落马六十多个,这些定州精骑那见过如此阵仗?不过他们确实精锐,剩下的骑兵居然继续吆喝着冲来,不过到了二百五十步的时候又落马五十多人,两百步的时候又落马五十多人,两百人三波箭雨就射掉了大半,要冲进一百五十步内还得挨一波箭雨?再勇猛的士兵在明知没有任何胜算的的情况下都会士气大落,不出意外剩下的三十多骑兵顿时崩溃了调马就逃,但是他们忘了逃也不是那么好逃的,而李凌喝道:“追击!下马不杀!”蛮羽众人兴奋的大吼,他们也没想到这神弓如此厉害,而李凌身后的一百多骑也看呆了,那些往日凶猛的定州精骑在这玉门人民军面前简直就是被虐杀啊,青镇的百姓也看呆了,以往自己心门中的英雄吴德父子直接被叛军秒杀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但是随即想到可能的后果,顿时看热闹的百姓一窝蜂的四散跑了,而剩下一百多衙兵在青镇门口惊慌失措。

这场战斗对于李凌来说本就毫无悬念,最后二十余定州精骑下马投降,李凌如没有杀俘,李凌还立即安排人对受伤的敌兵救治,顿时青镇门口的衙兵缴械投降,然后李凌又一番激情演讲后,大部分的青镇百姓愿意走都开始迁移安川,不愿意迁移的李凌也没强迫,因为这里可能早晚被漠北骑兵占领,这么好的养马地漠北人怎么可能不来?李凌实际心中也想要,但是自己却守不住,所以李凌还是先把这养马场的马匹拿到手才是正事。经过清点李凌就大喜,这青镇养马场的马匹足有两千多匹,最主要的是有不少母马种马小马,吴德父子果然是人才,李凌心道早知道就多费点精神收降了吴德父子,但是李凌想到定安随即摇头,这吴德父子必须死,一是定安的隐瞒让李凌心生芥蒂,二是收降了他们早晚定安的身份会被识破,李凌不希望这时候传出去节外生枝,李凌也不能指望吴德父子安分听话,从开始的对话李凌就一直观察知道他们私心极重,自己势力现在还弱小的时候收留他们很可能被出卖,都说唯才是举是英雄,但前提都是自己能控制,看看曹操用兵那次不是让所谓的人才顶在前面,后面自己的亲信压阵?而吕布为什么会死?主要是他的没有哪个心腹有能力在吕布后面震得住他,看看曹操那些心腹基本上都是吕布的手下败将,最后一群齐上才能抵住吕布,所以曹操才求其次收了一个张辽,而张辽出名之战的带少部分骑兵搏命袭营时还是曹操的心腹在后面负责守城。_d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